意甲手机登录

所有

热线:0451-52536698

新闻中心

意甲手机登录

详细信息

保护隐私还是仇外心理:美国施压TikTok有什么依据?|美国|TikTok|Facebook

来源:意甲手机登录 日期:2020年07月31 08:01

对界面新闻指出:“如果美国仅仅是 因为TikTok 的所有者在中国,就拒绝它,我们就应该预料其他国家也会对美国 的科技公司做出类似 的反应。而这对所有人都不利。”  “原罪”:安全漏洞  TikTok最被指摘之处,就是 用户数据泄漏 的风险高。但到目前为止,除了能确定TikTok属于一家外国企业外,美国政府也无法提供足够 的证据确认这种指控。TikTok方面称,美国用户数据全部存储在美国国内,并在新加坡提供备份支持。  另一方面,在其短短 的两三年运营历史上,TikTok 的确出现过安全漏洞。  2019年2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宣布对TikTok 的前身,音乐短视频应用Musical.ly处以570万美元 的罚款,因其非法收集儿童个人信息,违反了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  今年年初,以色列网络安全公司Check Point发布研究报告称TikTok存在严重安全漏洞,黑客可以利用这些漏洞操纵用户数据并泄露个人信息。目前漏洞已被修补。  就在上个月,TikTok又被指责擅自访问用户剪贴板,令用户担心这会暴露密码等私人数据。TikTok随后解释称,这项功能是 反垃圾邮件 的一部分,可以检测到用户试图在不同 的视频上反复发布相同 的评论。但公司从未保留过任何人剪贴板上 的数据。争议曝光后,该功能已经被禁用。  值得一提 的是 ,上述争议在其他社交媒体平台上也出现过。  除了自动收集 的用户数据外,TikTok还拥有大量用户信息,比如数千万美国人正在观看 的视频,以及他们搜索 的内容。一些研究人员担心它有可能影响美国舆论环境。  但科技媒体Wired文章认为,这和几年前美国抵制俄罗斯 的杀毒软件卡巴斯基一样毫无根据,风险完全存在于猜测中。TikTok并不比Facebook获取更多个人信息。“几乎没有证据表明TikTok与中国分享我们 的数据,我们应该警惕伪装成隐私问题 的仇外心理。”  社交媒体“通病”  专家表示,归根结底,TikTok只是 收集、使用、分析个人数据 的众多平台之一。  包括职场平台LinkedIn、资讯交流网站Reddit在内 的美国多个社交应用程序都会从剪贴板上读取文本,侵犯用户 的隐私。最近Twitter还遭遇黑客攻击,让诸多名人账户发布比特币诈骗链接 的事件。  而在舆论方面,民主党和共和党都使用Facebook来投放政治广告,同时保守派和右翼人士又指责Facebook压制了他们 的观点。特朗普本人则是 Twitter 的忠实用户,利用该平台公布政策和观点。  在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Facebook还允许政治数据公司剑桥分析收集数百万用户 的个人数据,精准投放大量政治广告。但在时这件让所有社交平台都成为众矢之 的丑闻实际上并未带来预期中 的变革。  澳大利亚科廷大学研究网络安全 的尼克·汤普森博士对界面新闻介绍说:“有趣 的是 ,在剑桥分析丑闻之后,尽管公众对Facebook 的认可度下降,但他们 的用户基础继续扩大。隐私话题虽然变得更热门,有了更广泛 的讨论,但人们并没有放弃Facebook。这是 因为它提供了他们喜欢 的服务。”  汤普森认为,在最近实施 的法规中,2018年5月生效 的欧盟《通用数在据保护条例》(GDPR)在许多方面提供了最强 的保护,但它也没有明显改变平台 的运作方式。“像Facebook这样 的平台收集 的数据与字节跳动一样多。因此,虽然我确实认为大型社交媒体平台存在真正 的安全和隐私风险,但这些并不是 TikTok或字节跳动所独有 的。”  卡内基梅隆大学亨氏信息系统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阿里·莱特曼(Ari Lightman)撰文指出,从本质上讲,这些社交媒体应用程序 的业务就是 试图收集尽可能多 的信息。这与其他应用程序收集数据并提供免费服务 的模式并无二致。“如果在美国 的使用出现限制,我相信TikTok将成为一场政治和文化战争 的受害者。”  “监视资本主义”  在哈佛大学教授肖莎娜·朱伯夫(Shoshana Zuboff)看来,大规模数据收集是 谷歌、Facebook等科技巨头 的核心。它基于个人数据 的商品化,对用户进行持续 的跟踪和分析,然后进行特定推送以购买特定 的产品或使用特定 的服务。朱伯夫为此创造了术语——监视资本主义(Surveillance Capitalism)。  她在著作《监视资本主义时代:在权力 的新疆域为人类未来而战》中指出,科技巨头说服用户为了便利而放弃隐私,而被这些公司采集走 的个人信息(“数据”)不仅被用来预测,而且还被用来影响和改变我们 的行为。这便是 书籍标题所说 的“监视资本主义”,朱伯夫将其定义为一种“新 的经济秩序”。  Facebook和剑桥分析公司 的丑闻曝光之后,美国政坛出现推动联邦数据隐私法 的声音。但在两年后 的今天,除少数州法律外,美国人 的“隐私”很大程度上掌握在各大公司手中。有观点认为,更好 的解决方案是 制定强有力 的规则来保护人们 的隐私,防止公司滥用数据,无论这些应用程序来自哪个国家。  iOS安全研究员,Guardian防火墙应用程序创始人威尔·斯特拉法赫(Will Strafach)对界面新闻表示,这会让那些专注于广告 的公司更难运营,“但我想请你们考虑一个想法:如果这些公司对他们收集 的用户数据,以及他们如何使用、保留这些数据很诚实,并且非常尊重用户对删除数据,或复制数据 的要求,然后用户做出自己完全知情 的决定来使用应用程序或网站,这难道不合理吗?”  在斯特拉法赫设想 的理想世界里,数据收集要少得多,但这在当今 的网络上很难完全实现。所以他认为:“作为起点,用户至少应该对他们 的数据和它 的使用享有更完善 的控制权和透明度。”  科廷大学 的汤普森则指出,当一项服务被标榜为“免费”时,平台就不得不通过其他方式来弥补成本。“数据货币化,及其对定向广告 的使用是 这些平台 的主要收入来源。如果平台完全无法将数据货币化,那么它们将不复存在。所以需要有一些平衡:用户 的需求受到保护,平台也可存续。如果只有一部全面 的法律(监管此事),那么它必须适用于所有国家 的平台。这将为合规 的美国和外国所有科技公司提供平等 的地位。”  美国政府有哪些选项?  如果美国政府打算对Tiktok采取进一步行动,那么外国投资委员会可以通过认定TikTok构成国家安全风险,迫使字节跳动将TikTok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  此外,字节跳动可能被置于美国 的“实体清单”上——这是 美国商务部保护美国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利益 的监管工具,清单上 的实体未经美国政府许可,禁止与美国企业开展业务往来。在此规定下,苹果和谷歌 的应用商店或难以提供TikTok更新。  澳大利亚科廷大学 的汤普森表示,美国政府还可以借助一系列法案来实施禁令,包括拥有百年历史 的《对敌贸易法》(Trading With The Enemy Act)。在最糟糕 的情况下,美国政府可能会强制阻拦字节跳动 的服务器,令服务无法正常运行。  但科技媒体The Verge认为,美国法律没有以这种方式屏蔽任何软件 的先例,白宫似乎不太可能继续实施这种严厉 的网络审查。  iOS安全研究员斯特拉法赫强调,关于打击外国应用程序 的讨论是 政治上 的,而不是 技术上 的。实际上这并没有考虑到安全风险,比如希望获取和出售信息 的黑客威胁或数据泄露。  斯坦福法学院教授莱姆利也相信,针对TikTok 的限制可以被视为政治问题。而且这并非美国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之间 的分歧,而是 特朗普政府故意挑起矛盾,并认为这将有助于他 的连任竞选活动。  尼克·汤普森指出,这种情况下没有赢家。字节跳动将失去一个很大 的市场,美国公众也将失去他们享受 的服务。在自由受到限制后,禁令也可能会引起美国公众 的强烈反弹,进而对美国政府及其未来政策推广造成负面影响。更何况,汤普森称:“公众可以拒绝这项政策,并找到克服任何限制 的方法。”  耶鲁大学法学院高级网络安全政策研究员萨姆·萨克斯(Samm Sacks)警告称,TikTok禁令也可能违反美国 的商业利益。她说:“这为世界各地 的其他人提供了范本,让他们也可以计划着,‘我们不信任硅谷公司处理我们数据 的方式,让我们也禁止它们吧。’”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相关链接

版权所有:哈尔滨市意甲药业有限责任公司 
公司地址:哈尔滨市江北利民开发区长琴路96号